当神不让的新粉参上www依旧是一只画渣,但还是想画杨减,腿一张进度www希望喜欢

[晓薛]结婚纪念日(一发完)

*人物是墨香哒,,20粉福利www晓薛现代paro,一个小小小甜饼www私设晓薛老夫老妻设定,文笔渣


       薛洋向来是个随便的人,作息也是毫无规律可言,可当他遇上晓星辰后,便一直被管束着,薛洋也经常因为这件事和晓星辰闹别扭。在薛洋连续离家出走三次后,实力宠妻的晓星辰屈服了,但还是控制着薛洋的作息,防止他哪天又因为肠胃炎住院而嚎上半天。薛洋也乐得有人照顾,便也就随着晓星辰。


       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
       薛洋早早地便醒了。一睁眼便看见晓星辰熟睡安详的面孔,他也没动,就这么看着,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自豪——这就是老子的男人!老子的男人就是那么帅!然后便陷入自我陶醉当中不可自拔。“阿洋,早安。不需要再睡一会儿吗?”温热的触感瞬间就爆红了:“不需要!!!”“我的阿洋…还真是可爱呢”晓星辰伸手将薛洋挽入怀中,亲了一下他的额头便打算起身。薛洋哪肯放过他,手一拽,便又将晓星辰拉回。在晓星辰胸口蹭了蹭,薛洋忽然就正经了起来:“晓星辰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”晓星辰面不改色,摸摸薛洋的头,又不知从何处掏出一颗一看就甜的要命的软糖,轻笑道:“阿洋,乖,你昨天刚刚拔掉蛀牙,现在只能吃软糖,而且不能多吃哦”“晓星辰,你果然不爱我了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”“没忘,没忘,今天是我和阿洋的结婚纪念日。所以,阿洋想干什么呢?”薛洋拿走晓星辰手中的那颗软糖,嘴角一勾,隐隐约约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:“当然是,干,你,啦~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于是最后的结局便是薛洋一天都没下来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辰在厨房做早餐,薛洋则揉着腰在房间里打游戏,又刚巧碰上帮战,打得正激烈的薛洋完全没注意晓星辰端着粥在他身旁站了良久。“阿洋…”晓星辰右手端粥,左手则搭上了薛洋的腰肢,若有若无地揉捏着。薛洋的腰很是敏感,被晓星辰这突然一弄,惊得整个人都从座上跳起来,晓星辰重心一歪,手里的粥便倒了出来。

  

      “啪嗒!”一地残藉。“......”一时间,晓薛二人相顾无言。“唉,算了。倒了便倒了吧。不过现在也没有时间重做了,看来只能出去吃了…”晓星辰揉着眉头,认命地收拾了起来而薛洋心知是自己的错,便什么都不敢做的僵立在原地,活像小学生面壁。“好啦,阿洋,这也不是你的错。收拾一下,出去吃吧。”晓星辰见薛洋这样,只得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以表安慰。


      现在是霜降时节,天气逐渐转凉。薛洋生性怕凉,哪怕全身上下全副武装起来都冷得要命,可当晓星辰握住他的手时,他却觉得如此的暖和,身上的寒冷仿佛都被驱散开,徒留温暖。晓星辰的温暖。


      “晓星辰,你是我的太阳。”薛洋抬头望进晓星辰的眼中,看着里面自己的倒影,语气无比认真。


       手握得更紧了,晓星辰回望,带着珍重:
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的全世界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洋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

洋:晓星辰,你是我的优乐美

晓:你是我的急支糖浆

洋:你是不是不爱我!!!

晓:我不是我没有


      原本还有一大半内容的,比如大头贴之类的,但是我懒啊!所以只能拖到下次了,这次也只能这样匆促结尾,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。另外,求关注,小心心,评论还有推荐www


摸一张自己的古装自像???2333

女装大佬洋!!!并不是很会画画,只能尽力了。。。

后面还有一张对应的洋洋www

除草ingwww虽然画画不是很好,但还是摸张鱼给自己最爱的一对www原本还有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里一次只能发一张图。。。只能一次次发了

试着自己画了一个自己的自画像???感觉自己真的是个画渣。。。(눈_눈)

www用妹妹的积木拼了一个洋洋的名字www啊啊啊表白洋洋!!!

[晓薛|宋薛]我一定是在做梦!!!(一)

       人设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,内含大量私设。脑洞太大,于是我开了个坑23333文笔小白,请见谅www


--------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薛洋醒来的时候很懵逼


       他一睁眼,便看见了自己手中的小黄书


       不要误会,这是指一本泛黄的古卷。想歪的人都去面壁 


       其实这并不是薛洋关注的重点,重点是拿着书的那一双完好无损的手啊啊啊啊!而且自己完全动不了啊啊啊啊!难不成自己被某个傻子献舍,然后被自己的仇家发现,打算将自己jidjish[屏蔽]


       抱歉,我什么都没说


       好吧,还是随遇而安,再享天伦之乐。。。等等,有什么地方不对劲!?算了,管他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薛洋随便找了个球,蹭了蹭,就睡着了

 

       天还未亮,薛洋就被一阵窸窣的声音吵醒了,这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

 

       球?为什么会有个球!?而且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自己动!!?还一大早的便起来练剑?这剑法怎么这么像晓,,,星尘?


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卧槽!?


       转眼几天就过去了,薛洋也知道了自己现在这幅身子并不是晓星尘的,自己也不是被人献舍,反而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困在了这幅不知姓甚为啥的身子里。不过对于薛洋来说,只要活着,便好,其他的事情总有时间去干,所以他便静下心,默默地观察的这幅身子的日常行程


       就在薛洋已经将这幅身子的日常行程基本弄清时,他终于得到一个知晓这幅身子身份的机会


       还是天未亮的时候,出乎意料的,一个脸色憔悴,四肢无力的中年男子蹒跚地奔了过来,看见这幅身子后,眼睛才微微明亮。中年男子在原地缓了口气,张嘴便喊:


       “抱山散人”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薛洋:我是在哪个傻逼身上?

抱山散人:我身上,咋滴,不服?

晓星尘:。。。#老婆在师傅身体里,怎么办,急求#